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芳菲

碾磨时光。

 
 
 

日志

 
 

原创散文:峡谷和画意之间的浮想  

2016-12-26 00:03:4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回没有理由的抬脚就能出发的旅行。没有刻意的约定,一切来得朴素自然。都说,旅行不关乎地点和风景,重要的是心情。可是,第一回去看羊狮慕,皆因慕名。我想,世间美好的事物,谁都可以去迷恋,去向往。

我在心中念念不忘很久了----- 羊狮慕。安福县泰山乡的羊狮慕像一朵白云,飘浮不定,挥之不去。于是,羊狮慕便成了我心目中玄念莫名的一幅山水水墨画。然而到了羊狮慕大峡谷,我心中的云团终于散开,大峡谷不是云朵,大峡谷是从上苍抛下的一条狭长的青绿水带,从栈道末端一个充满诗意其名的“天桃”之地,绕过一颗颗硕大的“仙桃”石,经过白云边瀑布、野牛江瀑布、月光晕瀑布蜿蜒而下。 这是一幅长达9540米的大宗画卷,画面的主题元素,俨然少不了重要的依托,那就是峡谷里清澈如镜的涓涓山溪,还有山溪里形态奇异的大石头。

此时彼时,羊狮慕大峡谷,天然自成,巧夺天工,素雅淡妆,赏心悦目。一股清新的诗情画意之风,陡然吹进我心里。风景生产诗意,风景创造画意啊。

待我不经意地漫步峡谷栈道的进入端口,大峡谷早已委派一位迎客“门童”默默伫立风中,笑颜相迎。我很笨,丝毫没有任何理准备,被劈面而来的美意感到措手无策,不知如何言好,当然也十分惊喜。原来“门童”就是一棵挺拔的大树,名曰“冬桃”。看来千万年之前的羊狮慕大峡谷,说不定是天庭神明山水游历时,不慎散落仙桃之地,否则山名、树名、石名皆与“桃”有关呢?倘若人生若桃,桃若人生,甜如蜜,皆为好。

天桃,一棵如女子柔性之美的树,在我眼里,含情脉脉,柔情似水。透过十二月初日正午的阳光,我仰头凝望,只见湛蓝如海的天空下,层层叠叠的薄黄树叶之间光影婆娑,美若诗画。我仿佛听得时光之音沙沙作响,却不见浓密的树之楣梢飞舞悦目。此时,几许微风轻轻拂面,遗落的金黄树叶,零星点点,铺缀栈道,周遭的空气夹带着丝丝甜味沁人心脾,好不爽心。冬桃,静若处子般安详宁静,随之我的精神世界,忽然间变得渺小和安宁了。我想,此处若有青豆般的山雨敲落,定然呈现“大珠小珠落玉盘”的佳境、意境。此情此景,令人心涌愉欢,忘却尘世烦愁。

山谷与尘世隔绝,时光柔软。置身峡谷,恍惚中穿越时光遂道,人云似云。峡谷是我的,山是我的,水是我的,风是我的,林也是我的。世界忽然变得很宽很大,放眼远处青山碧黛,古木参天。树的王国,尽收眼底。她们排着不成型的队列,一个个像整装待发的士兵,又像一路上在举行夹道欢迎的仪式。树在冬阳的清风里摇曳多姿,叶的影,光的影,重重叠叠,美妙无比。毛锥、钩锥、毛烛、青冈,一棵棵那般自由自在,朴拙天然。枫香树、猴欢喜,还有赤杨叶、薄叶润楠,对了,还有粉叶柿、柯,她们有的个头应该足有五、六米之高。最值得称绝的还有成林成片的毛竹,挺拔傲骨,笔直不阿。一棵细高个的树特别引人注目,居然毫不客气地站立栈道中间,来了个“我行我素”。面对树,我哑然失笑。这棵树,竟然敢于挡着道儿,可见修建栈道的工人别出心裁的设计,或者于心不忍砍去这条生命罢。眼前这道风景算得上“独好”了,画意便又自然飘散开去,心中念念庆幸自己来对了地方,为曾经这等洁净的美意、画意失落太久而拥有少许的失意之感。如此,凡尘的俗事已然抛之弃之。佛中的“不二”法礼,的确超凡脱俗。面对心中佛寺大门,感慨良多。进去,放下,出来,放下。

更多的树,有的矗立峡道深处,或者两旁山岗,有的探头弄尾,有的情趣盎然横跨栈道,合二为一,相互缠绵,你我依恋,分不清谁是谁的杆,谁是谁的叶,谁是谁的根,谁是谁的藤。有两棵,“相见恨晚”,一棵伸长颈脖,从栈道左侧强劲横跨三、四米之隔,伸向栈道右侧深低处的那一棵,紧紧地攀附着她“情侣”的肩部和胸部,不分你我,合二为一。我想,诗人舒婷的《致橡树》里那两棵也不过为此罢。眼前,分明一场百年“生死恋”正在热烈上演,两颗心便永远地交融在一起了。这时,一首老歌从心里情不自禁地飞出来,记得那是电影《刘三姐》里的唱词:

山中只见藤缠树,世上哪有树缠藤?青藤若是不缠树,枉过一春又一春。

这时,一对小情侣从栈道前方迎面而来。女生生得灵秀乖巧,得体的红色外套成为“万绿丛中一点红”,分外养眼,男生羞羞怯怯地牵着“红衣”小手,低低细语,女生语笑嫣然。目送他们远去的背影,我赶紧抓拍了一个镜头,我想留住画意或者诗情,借助背影镜面作为载体,潜意识间,将在羊狮慕如诗的情感,如画的意境里找寻其所蕴涵的对生活的美好情趣。

我不知道,“红衣”场景是不是峡谷奇遇或者偶遇。镜头画面已经深深地刻记在脑海,因为年轻情侣的背影像诗画里所描摩的给出了美感的意境。美意需要发现和营造,用眼睛,用心。或许,彼时宋词里的诗情画意,只在阑杆外,雨露天低生爽气,一片吴山越水。此时在大峡谷,一片“吴山越水”,“雨露天低”,正逢其时,恰合天意。

峡谷探奇,曲径通幽。再往深处,经过五福广场,歇息之地,栈道宽敞,野牛江瀑布、白云边瀑布如天外飞物奇迹般地夺目而出!野牛江瀑布如野牛撒欢从天而降,瀑布以几个台阶式山腰洼地分布倒挂,层层接龙,落入瑶池,清澈见底的山涧溪流,曲曲弯弯绕过奇石险阻,奔向峡谷低洼深处。白云边瀑布,名字本身充满诗情画意。白云边,让人思绪千里,浮想万里。端坐在巨大伞状瀑布底下的怪石上,水沫飞溅,凉意袭人。仿佛置身于白云之上,享受“高处不胜寒”的意境游弋太空,又身轻似鸿,像雪花洒落江湖海泊,整个身心融化其中。

一片净土。一片花海。这正是,人入景画,行走虚幻之中啊。虽在低处,人很卑微,时间恍若停止,却生此境: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太阳正沿着西边的山岭渐渐落下,而“疑似银河落九天”的壮观之景,正在冲破层层奇石阻绕日夜奔流。我想,若要看到千里之遥的景物,是不是需要站得高远,“更上一层楼”呢?

终于,在通往“天桃”末端的台阶之地,见到几个嘻闹的孩子。孩子们穿得红红绿绿,花枝招展。有的大约七、八岁光景,小的可能三岁或四岁。孩子们金铃般的笑音穿透峡谷,洒落石板台阶,回旋在幽静的山谷。一个小男孩,不慎一个趔趄,险些从台阶高处滚落。却见他飞快爬起身,和小伙伴们发出哈哈哈的笑语。我想,孩子们天真稚嫩的童趣之声,正是山谷深处悦耳的鸟鸣吧?

侧耳聆听,分外清脆。“ji-bu-ji”,“bu-ji”,“ji-ji”。快乐就是这样,常常用笑音来表达,用笑脸去怒放。幸福也是这样,当我们拥有轻松和快乐,幸福便来自动敲门。原来,快乐和幸福本身就是一对和睦相处的友好邻居,她们常常带着快乐幸福相互来串门。

我想,羊狮慕,我还要去的。我向来钟情于心中画意般的风景。有些东西,正如作家毕淑敏所讲,并不是越浓越好,要恰到好处。深深的话浅浅地说,长长的路,慢慢地走。


    

                                                               芳菲于庐陵青原   201612月26日完稿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