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芳菲

碾磨时光。

 
 
 

日志

 
 

转:温暖与知性并存——芳菲散文解读  

2015-02-13 11:25:45|  分类: 朝花夕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王柔(井冈山大学 汉语言本科2013级2班学生)

指导老师:龚奎林(文学博士,井冈山大学人文学院教师,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研究人员)

 

初识芳菲,是在吉安作家作品中无意间读到的。她的文章平淡无华但富有韵味,蕴含着温暖与对生命的理解。这可能是源自她在日常生活中的认知感悟以及细腻的情感发现有关,使她的文章读后犹如沐浴着秋日的暖阳但又带着丝丝忧愁。

一.对温暖的感知

芳菲的散文有不少是对温暖形象的塑造。其中,亲人是主要描绘的对象,从语言,行为等方面入手,表达对亲人深厚的感情以及对人性美的赞扬。在《陪她活到九十九》中以第三人称的手法描绘了与奶奶之间的紧密联系:

“于是,那团粉嫩色的肉饽饽在母亲丰足甘美的奶水中喂养着,却在她母性的庇护下渐渐地泡大了。她的身边总是拖着一条小尾巴,跟屁虫似的,小人儿害怕没有妈妈的日子,更害怕不见了她的影子。她轻盈的步子拉得老长老长,她唤儿的频率不断增量,她也害怕如果不小心把小人弄丢了怎么办。于是,她小心翼翼地如母鸡带小鸡般地‘咯咯咯’地呵护着,小鸡终于在她的肩背上吮着小指头长大了,可以下地走路了。”

作者从小便与奶奶一起生活,对奶奶很依赖,也总是喜欢窝在奶奶暖暖的怀里,很暖很幸福。通过这样一些语句可以感受到芳菲在奶奶那感知到了亲情与温暖。《爱是一桶水》塑造的是母亲的温暖形象:

“开门却见母亲气喘嘘嘘的样子,她的脚下正停放着一桶水,满满的,亮亮的,水面还泛着小小涟漪。‘这是我们那儿的井水,我和你爸不放心,你们这里没有打水的地方。’母亲笑着说,我看见她的额头上渗透着许多细细的汗珠。我真的想责怪母亲一句,真是多余的操心,没有水做饭,我们完全可以去楼下的餐馆里吃晚餐的啊。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下了。我知道父母亲上午还在帮我们整理新家,我的新家在五楼,距父母那儿还有近百米远呢。可是刚过花甲之年的母亲为了给我们送水做饭,为了这一桶水,竟然是一步、一步、一个、一个台阶提上来的呀。”

这是作者搬入新家第一天发生的事情,母亲不顾辛苦送水犹如雪中送炭,对子女的关心和爱在此体现,以致作者在末尾是说:在以后每次与水接触的日子里,我总会感受到亲情的无限美好,它像一股清泉溢满在我周身的血液之中,迷散在每一个有水或无水的平常日子当中。

相信人间自有真情在,陌生人之间也许是某个行为,也许是某句话,也是可以传递温暖的。《爱情有痕》一文中讲一对老夫妇的“爱情灯”从未熄灭,给作者一种归家的感觉,于是便去探访关于灯的故事:

“亮妹奶奶天生眼瞎,不知道‘光’是什么东西,她常常要求大爷想办法让她摸摸‘光’,于是大爷特别为亮妹奶奶买来一只大灯泡,让她天天可以摸着‘光’。年轻时的亮妹奶奶就知道了“光”是一个圆圆的球,她在没有光明的世界里感受着自已的光明世界……有一天一个夜读的孩子回家晚了,在小巷里不慎拌了一块石头摔伤了脚,亮妹奶奶就急急忙忙从抽屉里摸出大灯泡捧在手里举起来,对着夜行的每串脚步说‘光来了,光来了。’从此,小平房门前的灯在每个夜里就这么一直亮着,春夏秋冬,从未熄灭。年轮过去了多少圈没有人记得,只是那盏灯在年复一年的岁月里永不熄灭。”

以微弱灯光照亮夜行人的路,这便是温暖。同样是塑造陌生人的温暖形象,下面这篇《暖冬》给我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我说,我的手被你的菜弄湿了,好冷啊。这次我听清楚了。她说:如果姑娘不嫌弃,就在我的棉衣褂子里暖暖你的手吧。她真的撩起来。她的粗布棉衣洗得发白,我看见里面还有一件薄线衫。她的发丝也是银灰白,在脑后盘成一个很小的髻。她篮子里出售的蔬菜叶儿水灵灵、青翠翠。她大概有七十几?八十岁了吧?”

现实中,真的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吗?我无从可知,但就这样简单的几句话,带给我的也是满满的温暖。

二.对亲人的思念

无论是陪伴成长的还是素未谋面的,无论生存着的还是已经逝去的,有血缘关系都离不开亲人这个词语。芳菲用饱含思念的笔,对埋藏心底的回忆进行书写。在《陪她活到九十九》中作者以第三人称的口吻开头,写一出生便和奶奶在一块,直到陪伴她离去,在作者成长历程中奶奶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结尾也有表白到:             

“ 翻箱倒柜,我居然找不到她的一件信物。 谨此作文,以永久的念想。 ”

很明显,这是一篇作者以回忆手法来怀念奶奶的散文。我觉得在脑海里能永远存留着记忆,时不时可以翻一翻,那就是回忆。《春天的忧郁症》用以回忆父亲,是以梦境入文: 

“爸爸叫了你的小名,小颖来来来,我的背上有些凉,给爸爸暖暖。你才见爸爸穿的是那年你送他的那件真丝短袖衬衫,纯白色的,让妈妈洗成米黄。你伸出手去抚摸爸爸的背,发现真的凉。你的手在爸爸的背上从上向下,来来回回。爸爸说,好舒服,女儿快些上讲台啊,我要看。于是,你站上讲台,默默无语,只是凝望着爸爸的笑脸。”

在梦中与父亲的亲密怕是现实中不可能出现的罢,想是恰逢春季又临近清明,对父亲的思念也愈发浓厚,芳菲才会做这样一个梦吧。《怀念周寄生》写的是素未谋面的,仅一张照片以及从母亲的讲述中所认识的舅舅:

“说实话,我不认识这个叫周寄生的人。我并没能够保存有关舅舅的任何印象,直到现在,我还没能收集到他更多的故事。但是,在拾捡的零星碎片的记忆中,这个人确确实实在我心里住下过。他来过很多次,每次来,他总是给我一个朦胧的笑脸,风衣飘飞,头也不回地,大步流星地往前走。我着急,手心里发汗,我小跑,还是跟不上他的步子。我不知道,这样的梦境,是因为亲情血缘的关系,还是存在其它的原因?”

虽然作者回忆不起与舅舅之间的画面,但是随着母亲的讲述,内心也在起伏着,心疼着,相片中的微笑使人揪心,同时也凝固成了永远的追忆。

三,对生命的理解

芳菲的散文也有很多是对生命、人生这方面的叙事,这些散文是以小事讲叙出大道理。作者在小的时候,就从奶奶那得到对生命理解的启蒙:

“算八字的说了,我只有五十九年的寿,那就是明年了,要回家了。她平静地笑着,很轻松。 她揭开一只古怪的箱。太阳下,我仿佛闻到了一股幽暗的庙堂气息。她抖出几件新衣,白色,藏青,蓝卡叽,还有一件丝绸般,柔性如水,软弱轻薄如雁羽。还有一双纳底的圆口黑布鞋,一双白线袜。她说,人到了时候要回家的,这是回家时要穿的。”

从那以后,在一段时期中,作者都生活在担忧、恐惧中,后来,在学习文化后,面对“死”字也不再那么地惧怕,慢慢开始对生命有了理解:

“ 原来,主宰人的生与死的裁判员,不是算命先生,也不是自己,而是时光,岁月,年轮,风和雨,苦与乐。 原来,每个生命套在一个大大的圆圈中,找不到起点终点,走不了回头路,望到尽头的时候,也许又是下一个起点。”(《陪她活到九十九》)

每天都会有人离开,但每天也都会有新生命的出生,生与死是一直在循环着的事情,芳菲在第三篇《代谢》(荣获第一届“九江银行杯”散文大赛三等奖)中也有提到,先是引用一位本家伯父的故事,引出一句让人深思的语句:

“生命是一个圆周,起点与终点交替之处,便是新旧两个生物体轮回过程的开始与结束。”

接着写到病重的父亲,好似一转眼就要消逝,在此期间,小侄儿出生了,两者形成了明显的对照:

“爱崽,在甜蜜的睡梦中,怎么能够,理会他祖父病痛的呻吟?两个血缘相脉的鲜活的生命原体,以两种不同的生存方式,一去一来,画着生命的圆周。大树的枯叶落了,滋润着脚下的泥土。下面的根须又在发芽,然后生长,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这段话符合题目,同时作者也从其中悟出了对生活、对生命的深层理解:

“生命不是一个圆周,而是一条直线、射线,在茫茫宇宙间直冲云霄。世间万物皆运动。运动,必须新陈代谢;代谢着,交替着,生命的大树才能枝繁叶茂,根深蒂固。这样,在广袤的土地上,千千万万个生灵才能世世代代延续,生生不息。生命图腾出悲壮的美。” 

芳菲从小到大有经历家人的离去,也有迎接新生命的诞生,她对也就有了独到的见解,她笔下对生命的描写让人难过,但又给予无限动力。

人生匆匆数十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对生的喜悦,对死的恐惧都是正常的,可以理解的。芳菲的散文是运用回忆进行叙事,讲述着她内心深处对亲人的深深思念以及对人性美的赞颂,简单又带着人性哲理的散文也是其一大特色。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