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芳菲

碾磨时光。

 
 
 

日志

 
 

生病的树  

2013-09-01 20:15:4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树,病了。生命正在承受折磨,接受摧残。

 非洲茉莉,初来我家,把它安置在液晶电视旁。有的电视节目,热热闹闹,嘻嘻哈哈,我不喜欢。我的树,或许也嫌吵,可能也不喜欢,这是我看到它泰然处之的样子后,得到的答案,我很欣慰。我欣赏树的安静之美,它的生命里暗流着怎样的饱满的琼浆玉液?

有时,我和树,观看早间新闻。热腾腾的早餐,在阳台吹来晨风,这样的晨,惬意。离开它的时间,闲下来,细细地盼望,它开花么?淡雅?艳丽?树的香,茉莉的清雅,花苞初放后,镶嵌在肥厚的绿叶中,到底会成什么样。总比阳台栏栅里的太阳花、宝石花、仙人掌、芦荟、三角梅漂亮吧。到那时,薄薄淡淡的香气迷漫在----红的红,粉的粉,绿的绿,蓝的蓝的花丛之中,气色相投,争奇斗艳。

我把树当成好朋友。它的绿,和所有的树类一样,保持生命的本色。绿,从容,淡定。忽然有一刻,我惊喜地发现,它开始冒新绿了!从枝丫间,一丁点儿菜心般的色白吐露出来,这里,那里,那里,这里,有好些,都在抽芽。

不过几天,树枝间增加了新伙伴。新伙伴的模样在炙热的阳光中显现着水嫩的娇容,它不强壮,它太年轻,淡薄,卷边,含蓄,它在老叶片中探出了婴孩般的笑脸,随后疯长起来。它们在老叶子中间“高人一等”,高出整体,身子高挑,看上去十分单薄,需要营养,它们的美,仿佛病态,与树的整体的美,显然并不般配。我知道,这不是好兆头。

我有些不知所措,不知所措如何接应新成员的到来。

今年夏天的太阳,烈焰般,空气固执地凝固在一个点,38度,39度,坊间讲到了40度,甚至还高。我的树,在生命的考验中度过每一个酷热难熬的日子。我同情树,把怜爱变成行动。一厢情愿地猜想,恐怕树也热,也怕吵。我把树小心地挪移,远离电视,远离喧嚣,把树的家安放在客厅玄关旁。连续几个夜,浇水,透心凉,直到流水从深厚的泥土里,花砵底盘溢出。相信树,几场淋浴过后,从外到内沐浴清水的洗礼,以后的长势会更好。

可是,我不知道,到底从哪天开始,嫩绿的新芽叶无精打采,几片老叶干枯萎缩。我以为,树会好起来,小病小灾的,并无大碍。我继续奉献我的爱心,直到危险的境地发生,我才停止一切动作。我开始难受,我想这个时候,我有感应的,感觉树的心,正在轻声地抽泣,泪和水交织在一起,泡湿了树的心,伤透了树的心。到最后,树到底是哭累了,伤到用身体给予表现给予反抗。终于,叶子一片一片的弱黄,由少到多,由浅黄变成枯黄,由湿润到枯萎,然后连同小枝节整条地,像沮丧的小狗的耳朵耷拉下去,长时间地立不起来。枝节变得酥软,由青到黄。它们镶嵌在大片的树叶之中,那般起眼,那般可怜。我仍然侥幸地以为,这是暂时的,我的树那么高大稳重,那么健美挺拔,它能抵抗过去,会好起来的。

日子继续。面对一天天枯萎的叶子,我拾起罪恶的剪子起杀念,狠心剪下残枝败叶。我把树再次挪移,树,还是那般沉重,依然散发着稀薄的泥士清香。这回,树的新家安置在宽大而明亮的阳台,与其它健康的花卉草芥为邻,它不再孤独,不再寂寞,树回到它的群类当中,用它特殊的言语表达方式,与伙伴们快活地生长。树在那里,进入生息的良好环境,早迎夏阳,晚接地气,并且得到应有的生存的权利。所有的困顿,所有的焦灼,在阳光充足,风调雨顺的日子当中,化为乌有。此时,我爱恨交加,一棵在旁人看来如此不起眼的盆景,居然引发一场心灵的苦战。我扮演着双重角色,开初因过失做了一回侩子手,如今想当一回主治医生。重新端详树的颜容,我不想再难受了,我要积极采取措施,我四处打听,非洲茉莉的病,需要怎样护理,才能让它重新唤发勃勃生机。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