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芳菲

碾磨时光。

 
 
 

日志

 
 

草堂有约  

2012-09-21 23:15:3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们提到杜甫诗时,尽可以忽略了杜甫的生地和死地,却总忘不了成都的草堂。

                                                                                                ----冯至

1、

这是一个人的约定,无声,是前世的,当然也是注定的。尽管它来的晚些。

2012年8月,大地还处在仲夏烘烤的炙热中,我接到冥冥中神灵给予的一份惊喜,你可以前往成都,那个去了不想离开,或是离开了还想去的地方,出差学习十天,参加总部主办的有关工作岗位的技能培训班,规格高,与人交流机会也多。

揣着赴约远方的梦,出发前向母亲吐露心思。江西—四川,吉安—成都,地图上找,弯弯曲曲的线路,火车跑,需要跨越好几省,湖南,湖北,湘江,长江。路,那么远,千里万里,山高水长,海阔天高,它将经过数不下来的站台,叫不上来的地名,还有夏天的燥热,长途的颠波,长这么大,只身一人出远门,拖着笨重的行李,随着无数波动的陌生人流车流,认不得方向,怕是有吃不了的苦受。母亲却讲,去吧,或许这是女儿一辈子难得遇到的事情了。不去,怕是以后后悔来不及。我晓得的,这一生,想要独自远行的愿望,让心灵真正扬起出发时的梦的翅膀,从来没有折断。这一次的机会,不是正好么?这一次,我可以放下平日为生计奔波的疲惫,无奈,甚至几许浮躁和莫名的不安,我完全可以借助这样的机会,换上漂亮的心境,披上阳光的姿态,踏上一次真正地理位置上形式意义存在的远方征程。

2、

告诉你吧,最终鼓动我,牵引我动身出发的,不是成都那边有友有发小一家人的情义在,他们可以做最好的向导,或许母亲的临别赠言,给了我出发前的信心,当然生命本身需要远行的渴望可以排外。我清楚地明白,我想念能够躺在狭窄铺位那种独自享受寂静的恬静时光,拈一本书,踩几行字,摘一段温婉的言情故事,看着窗外渐渐向后挪移的农家小舍,高楼大厦,树木山岗,江河流水,还有蓝天白云,朵朵悠悠,和机车隆隆中的轻轻摇摇晃晃的梦靥般的快感。这是一个人的世界。这些是出发的理由么?是,又不是的。而我晓得这次的出征远行,多么的重要,放在我一生的近近远远的跋山涉水中特别有份量。

因为,成都的城里,藏着我的秘密。这座城,住着一个人,字曰“子美”、“少陵”,那个人值得我用一生的情,爱着,敬仰着。我们每个人几乎从出生开始,就在念诵着他的千年诗歌,在他的诗意中渐渐长大。在“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中感受千娇百媚的大自然美景。后来,又在“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的豪迈气息中,在他的字里行间洋溢着青年诗人那种蓬蓬勃勃的朝气中,我们踏上诗意的步子前行。他的诗歌,朗朗上口,有韵有味。“八月秋风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南村一群孩童“欺我老无力”,“公然抱茅入竹去”。直到,诗人的胸襟开阔,雄心壮志济世豪情一一展现出来,愿望有多么好,“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彼时,念诵他的诗句,诗人清贫的形象就扎在心里,已经爱上。但是多年前走出校门的我,一个根本不懂什么叫诗歌词牌的人,居然拿不出什么理由去爱恋那些古诗古词。想着,这位子美少陵这位男子长得怎样呢?而今在八月,居然机会来,前世有约。

八月?难道上天有意的安排巧合?我完全可以在八月的渐渐秋风中,款款走向,与诗人来一场越过千年时光的约会。合衣淘醉在列车摇篮轻轻的曲声中,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又一次想起诗人和他的诗。我双目微闭,我分明看到,诗人踏着午夜的草露而来,或者趁着晨曦,他在匆匆赶路。当下不是也有一句么,男人在路上。古时与现代,男子为国为家的付出,何等相似。只见他带上妻儿老小,北来南往,四海为家,清贫的家当,只占有小船的一角。他的面目,他的眸光,在我虚幻的意念中,他的诗句,长一句,短一句,远一行,近一行,像一组组跳动的音符,在云间缓缓地流泻,在那里诉说悲壮而又凄美的命运故事。是呀,成都,有子美老翁的草堂,草堂的茅屋,茅屋下的柴门,诗史堂,苦竹,腊梅,他和他的上千首诗歌同在,他的命运与黎民百姓的命运紧密相联。他的凄凉的深邃的目光还在,清瘦的背影在,他的单薄的身子骨下的长袍青衫,稀薄的胡须,在唐时的日月生辉的天光下,随风飘逸。尤其在草堂,他抛掷着一颗铮铮铁骨般的心,附在他的伟大的魂魄之上。人说,他不是人,是忧郁或忧患的诗圣,他的诗,是中华民族文化宫殿里的灿烂瑰宝。

3、

通往草堂的街道,一团团浓得化不开的绿荫,伞形开放般的海棠树木,枝繁叶茂,遮掩着顶上日头的光芒。这里的细风,如秋日般的凉意,轻柔地袭来,驱散了旅途的辛劳。我和同伴在在川向导或称昔日发小全家的引领下,意外收获找到了浣花溪畔,浣花溪公园的主题旨意就在它的诗情画意,却不知道是否是晏苏笔下那“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雁归来”的浣花溪呢,虽然是词牌名,套用至此,已知其境。这里正是“一行白鹭上青天”的出处吧,浣花溪的一大看点白鹭洲,那是白鹭常来栖息的地方。原来“日落看归鸟,潭澄羡跃鱼”的意境,不仅在我们吉安有,成都的草堂与吉安的白鹭书院是一样的,居然也隐藏在花溪间,流水畔。此时,真有一种感觉,以为误入到了吉安白鹭洲的那番景象。我们绕过诗歌大道的入口,这里只有让人屏气凝神,一路走去, “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我劝天公重抖擞” 千古流传的美文佳句,镌刻着在脚下的大理石上。我们走进了古代诗词的王国。走了没有多远,发现了一块木制精致的导游图,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杜甫草堂就在这浣花溪中啊,原来浣花溪森林公园与杜甫草堂仅存一墙之隔。顺着小路溪水而行,一路鸟语欢歌,约十分钟我们来到了杜甫草堂的门前。

屏住呼吸,屏住。前世的缘,此生我签约来。我来赶赴一场前世的约定,今生今世的相遇。这样的一段情缘,我那能错过。

这是一个精神世界的“U盘”接口处,我想要的,从大门进去,收拢诗人的命运和诗歌的全部精髓:茅屋,茅屋夜间散漫的青豆灯光;《堂成》、《江村》,浣花溪畔的江流,诗人放笔咏怀,愉悦之情的闲适心境,还有那一派恬静幽雅的田园景象,更要有诗圣及其的智慧与才学。我满怀百分的爱意千里远道而来,我却不知道怎样柔情万分地轻轻迈入,本想好的,要用相机记下那一瞬间,可是多情的阳光如孩童闹着情趣的游戏,藏在草堂树梢俏皮地玩耍着不肯落下,意境正浓时,相机拍摄怕是破坏氛围,宁愿,心起伏着微微的醉意,持续地,陶醉其中。

4、

诗人在堂前静默地等待着,以雕像而立,这是当年诗人的公廨之所在么?绿水清波,古木参天,满目清幽。这里是宁静的天堂,超越红尘之上的一块精神境地,清溪照壁掩映着正前门,几径回廊悠悠,石板,木雕,小桥,流水,只闻得几只青鸟儿扑飞翠鸣,寒梅树丛,苦竹弄影,青松斑驳。几簇树影婆娑摇曳中,我的思绪飘忽起来,浮想翩跹。我清楚,我已经走进了一个诗意的世界,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石一瓦,浸染着书墨的清香,古诗的韵意。它们不可思议地四面围拢而来,我可以忘情地呼吸着它们中间的每一个氧分子。

 眼下的景象,满目清雅。茅屋,秋风,破歌。顶上的日头,赤白白地照映,而不觉得几分炎热,周围,轻爽的风,和在耳边呼呼,听得游人的脚步,只有同一种关乎“诗”的声音,诗,少陵的诗,从远古一路悲欢走来,走过央央大千世界,走过千年岁月的蹉跎。

 这时候的我,应该也是站立的,谦恭地,一颗心小鹿似的“咚咚”直跳。记得有个经典影片的主人台词讲,有了爱情的人才会拥有小鹿奔跑样子的心。我相信这句话。我也相信,人对人,因为崇拜,产生敬意,产生爱意。这一回,我和眼前的千年诗人,一厢情愿地爱了。思绪中,我发现我的身高,不及诗人腰间的部位。正好,在他衣襟双手交握的地方,我触摸到了一双手,铜色,光滑,纤细,修长,骨感,凉意,透心。刹那,一股血液涌上,触电的感觉都有,我的眼睛,竟然充盈着几许泪花。能不么,今生有幸,我能够握住眼前的一份真实的情感。我不知道,走出草堂,在滚滚红尘中是不是还能够拥有这样的纯正情怀?

 有人讲,最能触动人心的东西,不是美丽的自然风光,也不是世界上华丽的篇章。而是,一个人的生存命运与之国度里的平民百姓间同呼吸共患难的沧桑故事。

  杜甫一生的命运如是,诗人何尝不是“沧桑”、“凄惨”的代名词,草堂可以做证,茅屋可以做证。浣花溪畔,诗人为避“安史之乱”,携家由陇右入蜀于此。在成都,在浣花溪畔,营建茅屋,潜心从文。诗人全家一住就是四年,这四年过得稍稍安稳些,暂时远离着落荒,逃奔,颠沛,流离。四年的光载啊,在诗人50几个春秋过往的人生河流中,多么珍贵。自称少陵野老的他,用诗歌真实深刻地反映安史之乱前后一个历史时代政治时事和广阔的社会生活画面,用艺术书写历史画卷。国破河山在,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命运,在诗人面前抬不起头。诗人用他一生的命运,换来旷世的做人尊严与后人的万般尊重。命运在这位诗人那里,被他的诗魂击败了;诗人,在命运面前挺起了高贵的胸膛。

命运,到底是什么?我还是说不好。

  5、

 为了我那一点诗意,以后还想诗意地活下去,在回归超然的现实中,能否再续与诗人,确切地讲,是与诗的前缘,也为了约会后的圆满与快意,离开千里之外的草堂刚回家乡吉安,一个无风无雨的日子,我在吉安白鹭洲学堂大桥头,迫不急待地拦住下学的女孩诗雨(女孩的名,每回唤起来,都有一种诗情穿过胸膛)。我约她问她,白鹭洲书院差不多上千年的历史了,许多名家在那里读过书。你第一回在那里读书欢喜么?女孩恬静地说当然。我说,那诗人杜甫和他的诗呢,也喜欢么?

初秋的斜阳巷口,诗雨的额头泛着光亮,十四岁的女孩脸上荡漾着花季般的笑容。哦,那位和李白一样有名的杜甫啊,老翁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蛮好背诵。女孩细语细声,一口气接下来,普通话纯正流利,秋风破歌背得滚瓜烂熟。我问,喜欢这首诗么?女孩子认真起来,她讲,杜老先生好文才,诗境这样美。但我有些怀疑他那个朝代,怎么会和现代人一样的心情,最后那句表达自已心声的,就是“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 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古代的人,有这样高的境界吗?

 离开诗雨的时候,我说不出什么。白鹭洲江面上有几只低飞的白鹭,一前一后的。我又想着草堂,草堂的诗人,和他的茅屋,还有浣花溪畔的白鹭洲和那里的白鹭,想着与草堂同在的诗和一厢情愿的美丽约定,脚步变得异常轻松。回家的街旁,柳枝依依,柳明花明。

      

                                                                                                                

                                                                                                      

                                                                                                                约4110字     待改    

                                                                                                2012年9月14日-----9月21日    青原苑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