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芳菲

碾磨时光。

 
 
 

日志

 
 

东璧先生笔下的“水”  

2012-05-23 00:27:04|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然,读《本草纲目》的一个评析文,说到最后的“水部”,兴致上来,挑灯夜读,探究而去。那里的水,不仅有药味,居然还存在很多文学味道。 

李时珍晚年称自已为“东璧”。先生的文字,传递着柔性之美。那水,描绘十分特别,含情,温情。如果去尝,味道应该是甜的,回味也是甜的。没想到一部被古今中外堪称的药学盖世巨作,在奈门摩尔文化传播的书籍分类中,竟然把《本》归纳在“文学”书籍的范围,令人惊讶。后来读着先生的文字,想想归在文学这当口,似乎也有它的道理,情有可原。奈门摩尔的经营理念迎合当今人们生活的快节奏,一心倡导知识碎片化阅读,点点滴滴汇聚知识海洋。碎片化阅读?不细想也罢。惊诧之余,端了百般的好奇与兴奋,细细地读阅《本》中的“水”,读先生笔下的水,不仅读出平常水的药用价值,而且文学气息随之扑面而来。

仿佛在享受一篇篇优美的散文。感叹古人,做学问的严谨作风和幽默风趣,值得后人深思。

读《本草纲目》就是读李时珍,设想先生的背影柔弱清瘦,布衫飘逸,一副文弱书生的骨架,一脸慈悲为怀的笑容。读《本》与读其他书籍不同,面对的不仅仅是一些文字,打开书页能感受到一股善意拂面。先生一直活在书中,他和书一起活了400多年,还会继续活下去。先生用我们听得懂的语言和我们说话,经常被他的优美语言所折服,常常情不自禁地朗诵起来。多么有味啊,不仅仅是药味,同时充满着文学的意味和做人的品味。
  李时珍说药,有时娓娓道来,有时平平直说,有时富于诗意,有时又如戏剧。觉得他不是在说药,而是在说变化多端的世事,在说丰富多彩的人生,在说一物降一物的妙理。生病的人读着这样的文字,会渐渐减轻病痛;没病的人看到他的文字,像欣赏一篇篇美文。不应该将《本草纲目》看成一本药书,它教人养身,也教人如何看待大自然,同时教人养德养心。
  歌德讲,一个人应该,至少是每天都要听一支动人的歌,读一首好诗,看一幅美的画,并且如果有可能,还要说上几句明智的话。是啊,人生在世,怎能不读美文,听歌,品诗,赏画?《本》中说水的那一部分,正是如此美妙,足以见得先生的智慧之美了。
  先生在书中说----
  露水。露是阴气积聚而成的水液,是润泽的夜气,在道旁万物上沾濡而成的,在秋露重的时候,早晨去花草间收取。味甘,性平,无毒。秋露水禀承夜晚的肃杀之气,宜用来煎润肺的药,调和治疥、癣、虫癞的各种散剂。
  腊雪。凡是花都是五瓣,雪花却是六瓣,六是阴数。冬至后第三戌为腊。腊前的雪,很宜于菜麦生长,又可以冻死蝗虫卵。腊雪,瓶装密封后放在阴凉处,数十年不会坏。用腊雪水浸过的五谷和种子,则耐旱而不生虫;洒在桌几和床席上,则苍蝇、蚊子自己就飞走了;浸泡过的各种果实,不蛀虫,难道不也是除蝗虫的效验吗?春天的雪有虫,水也易败坏,所以不收取。
  夏冰。冰是太阴之精。水性很像土,能变柔为刚,这就是所说的物极必反。味甘,性大寒,无毒。宋徽宗吃冰太多,伤了脾胃,御医治疗没有效果,便召杨介去诊治,杨介用大理中丸。徽宗知道后说,服了多次了。杨介说,皇上的病,因吃冰太多而得,臣因此用冰来煎此药,是为治致病原因。徽宗服后,果然痊愈。
  瞧,是不是很有意思?先生说水,说药,像教人如何赏诗品画。闭眼想想,晶莹剔透的秋露落在夜间的花草,看了是什么样的心情?腊月,清晨推开窗,一片银妆素裹的世界,六瓣雪花飘散在门前屋后,一条长长的路铺上厚厚的白地毯,此时的心情,随之也该是清醒透明的。夏天的冰呢,捧在手里,含在口中,化在心上,是不是特别地舒爽?先生还把治病的故事穿插其中,读起来生动无比。看似轻描淡写,背后却倾诉着先生为之毕生奋斗的满腔心血。水,在先生的笔下多么富有灵性和人情味,那诗意的文字,柔美似水,生生脆脆,如泣如歌。水,在先生的笔下风姿万种,使人犹如徜徉在风花雪月,夜深人静之时享受到的安静大美。先生的这本书,满世界都是药名、药草、药木、药石、药谷、药兽、药水等等,甚至于人的部分,诸如牙齿头发也可做药。在他的书里,药物各有属性,有毒,无毒。若得当,有毒也是好药,不当,则无毒也伤身体。可见,服用是否得当,与做人一样,也有正道、邪道之分的,而正道、邪道全在于一个恰当。至于所说的水的变化无常,如雨,雪,冰,霜,雾,露,使人想到大千世界不可穷测之理。
                                                                                             

                                                             芳菲   2012青原初夏之夜

东璧先生笔下的“水” - 芳菲 - 芳菲
    后记:         
          本文发表在2012年6月3日井冈山报副刊,编辑删除了第一自然段,直奔主题,,挺好.并悟出一点写作之道.在此深表感谢.贴图备忘。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