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芳菲

碾磨时光。

 
 
 

日志

 
 

前世今生 情已了----读诗人徐志摩  

2011-09-06 22:30:33|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读一个男子,诗人,他的才华,他的性情,他的外貌,他的一生,重要的是他的前世今生的情债,爱恨幽怨。而这一切,全在一本书里埋着,葬着,读者要在保定作家、评论家张琳璋先生三十万字的书卷中找到。

一代年轻的诗圣,他活在他一生的书里,注定会有人为他著书的。确切地讲,他活在他的情诗里。空旷般地缠绵,温情,浪漫,扑朔迷离。

他只有三十五岁,走了?走了。飞在天,飞去了!他真的要了自已的命,他作别西天的云彩,可能连手也没有挥挥,轻轻地走了,不再轻轻地来。

走之前,他像是明知似的,带着忧郁,有意无意地作别一个一个的友人,胡适夫妇、凌淑华夫妇,韩湘眉,张歆海,最要了他的命的,是他的亲亲,陆小曼,还有知音林微因。

 

开卷的前一刻,发现在同事的桌案上,一本厚厚的白皮书,沙扬娜拉,世间情债徐志摩。

一段字,两行诗,打动着。

“你喜欢水晶吗?

那种透明的高贵的晶状体,

他就是。

。。。。。。”

还有,篝火、山溪、海鸟这些字眼嵌在序中的诗行间,比喻的,就是他,诗人徐志摩。经不住诱惑,立马想抢占,无奈同事未读完。

于是,苦苦地等,日子挨过了两星期。两星期里,那个诗人,那些诗,那些诗意的、流水的、白云悠悠般的叙述,那里头的故事,实在撩人心扉哪。

 

作家的写作手法实在高明了得。想着,也只有用诗意般的语言,才能解读诗人,和诗人的诗。要不,读者是难以在作者的引领下进入诗人的内心的。

是不是,读者被作家或者被诗人的文学气质,引诱着?该不会,读者如果不解诗情,那是很难读得进去的。

阅读的事实大概证实了这一点。是的,开初读起来,费力,费时。有读不下去的感觉,诗人的超现实,超浪漫的离奇的情感世界,那浪潮般的情怀,想必不是人人能接受了的,认同得了的。不过,还是想好,安下心来读吧,不能胡乱翻它一翻。读书么,来不得半点虚情假意,随了其中的性情言语,每日心底多出一处牵挂的情愫来。

                                                                                                                                 

从陆小曼凄婉地哭坟拉开序幕,到张幼仪与阿欢儿相依为命地走过后来的50年,全书以哀叹式的语句、抒情式的格调,优雅的布局以及回味的情节,把一个风流诗人形象描摹得活色生香。诗人,他和她们,张幼仪、陆小曼、林徽因、凌淑华,有过怎样的红尘往事?说不清,道不明。他和他们,郁达夫、胡适、刘海粟、陈西滢、张君劢;有过怎样的风流年少?五四那一茬文化人里,故事最多的,情债最多的,怕要是徐志摩了。仿佛离开异性,诗情不在;离开美和自由,诗意消失。

且看,诗人寻不到陆小曼,痛苦悲情的样子,哀怨悲怆的声音响起,他吟诵着心底发出的极其哀怨的诗句:

“再不见雷峰,雷峰坍成了一座大荒冡,

顶上有不少交抱的青葱,

顶上有不少交抱的青葱,

再不见雷峰,雷峰坍成了一座大荒冡。

 

发什么感慨,对着这光阴应分的摧残?

世上多的是不应分的变态;

世上多的是不应分的变态;

发什么感慨,对着这光阴应分的摧残?”

 

这是一部渐行渐远逝去的长衫旗袍岁月不可不看的民国文人情感的一出大戏。

张幼仪(志摩原配,上海巨富之女,后出任上海著名云裳服装公司总经理)悲恸地讲:

苍天给我这一霹雳直打得我满身麻木得连哭都哭不出来,混(浑)身只是一阵阵的麻木。几日的昏沉直到今天才醒过来,知道你是真的与我永别了。摩!

陆小曼(志摩第二任妻子,画家,国民党财政部的赋税司司长之女,民国闻名京沪社交界的名媛)伤心绝望地讲:

火车启动的那一瞬间,您和幼仪把头伸出窗外,她张羞一双哀怨、绝望、祈求和嫉意的眼睛定定地望着我。我颤抖了。那目光直进我心灵的底蕴,那里藏着我的无人知晓的秘密。她全看见了。

瞧,仅见两位美人儿的表白,足以说明,诗人与其间的爱恨情愁,不是一两行字能说得清的。此间的份量,想拧都是拧不起来的。

这就是人间男女情牵梦绕的爱情!

能说不是么?那,凌淑华,林微因,她们与诗人算不算得爱情?

到后来,尽管在上海滩十里洋场,灯红酒绿,花天酒地,醉生梦死的香风滛浪中的陆小曼,怎么也听不进诗人丈夫100多封诗化了的信札的极力劝阻,尽管交际花后悔悲痛不已,但是,悲剧还是带着它的一道勒令上演了,上演到中国一代年轻的诗圣的身上,亳不留情地把诗人送上一条不归之路,荣登天堂。

感叹,世间情债,怕是诗人才子三生也偿还不尽的,上帝只好用此下策收了去罢。要不,诗人在与多名女子间的周旋中,又如何能收得了场啊?

 

合上书卷,轻轻地叹息。终于,终日阅读的劳累,不再折磨书外人了。书外人,与书何干?与诗人的故事何干?多日来,其实总也走不出诗人和他的诗的圈地,也无法从作家一段一段内心情感表白的大言之中脱身。

落笔至此,心,才“呼啦”一声得到解放,得到放松。因为想倾诉,倾诉完了,也就释然了,自由了。

再读作家简介,张琳璋的主要著作,沙扬娜拉,世间情债徐志摩。

作家的人生信条:不求闻达,但求自重。

发现原来,这是一本长篇言情小说。小说?是小说,其中情节也就艺术化了,故事难免美丽化了,人物的心理活动呢,也许夸饰过,雕凿过。这样,心倒是平静了许多,平衡了许多。

记住,诗人的故事是用小说的手法展现,难免文学味道很浓呢。

文学味道与诗人气质相吻合。

与友谈起天才诗人的话题,友笑语,再优秀的诗人,情感都是丰富的,细腻的,善变的,找这等人做不得丈夫,做情人倒是蛮合适罢。呵,诗人,一生只活在诗里。但生活又离不开诗。不是有人早讲过,诗意地生活,让生活充满诗情画意。

但现实必竟不是诗。

徐志摩也好,张幼仪、陆小曼、林徽因、凌淑华,也罢。他们活着像一首诗,他们前世今生的情和爱,终以诗的形态,已了。

如果此书读得有些累,倒是不要读的好。还书时,同事如是说。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