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芳菲

碾磨时光。

 
 
 

日志

 
 

抹不去的柔情和记忆  

2011-11-05 22:11:0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从韶山回来,有几个晚上做着相同的梦,那栋老房子, 忽明忽闪地, 在梦里渐近渐远。

后来我才明白,其中的主要原因,可能潜意识,还在追补几十年过去,对伟人的那份敬爱之情,或者后悔停留在老房子的时间太少吧。

 

2.

 我是沐浴着午后的阳光,走近它的。

那天,阳光清清爽爽,温馨无比。心,像蓝色的海洋,甚至有些许澎湃。如果排队再等待一段时间,担心它会从胸脯里跳出来。

 正值炽热的夏天,屋前的浓浓树荫,带来阵阵凉意。抬头望,几道金光从树隙间直射而下,树上有没有知了的叫声,没记住。只记得屋前的水塘,平静如镜,一些小花,白的,黄的,红的,她们绕着水草边频频点头, 交错在风中。塘里的荷叶田田, 浮萍妥帖,水浮莲也多,水浮莲长势特别好,郁郁葱葱蓬蓬勃勃的,一片挨着一片。站在塘边,差些想脱了鞋下水,采撷蓬叶。

韶山,多少次了,一直背着梦的行囊在找寻机会谒拜,仿佛在天涯,飘飘柔柔,像雾像云,远隔千里万里。

其实梦外,近在咫尺。我只是不晓得,没有心理准备,能够那样柔情蜜意地抵达。

人们传说这里风水极好。和梦里的一样,黑瓦,土墙,依山畔水。不一样的是,湛蓝的天空白云朵朵,悠悠扬扬。老房子,安静地就在那里。尽管赡仰的人很多,队伍很长,这里自觉地归于宁静。只听得风声沙沙,脚步轻轻。如果站在屋后山前,一个大大的凹字型更加突显。历史和一位改写过历史的伟人从老房子走出去。它们都老了。和人一样,房子也在慢慢变老。它变得更加古雅,幽然, 每天成千上万的游客从四面八方涌向老房子,以对伟人的缅怀。

我早知道它的。小时候,老师讲那是红太阳升起的地方。我看见,老师的眼睛隐含着一颗星,语音缠缠绵绵的。翻开课本第一页,一轮红日以房屋,以青山为背景喷薄而出,一汪清澈的水塘环绕屋前,稻田禾苗青青,有风吹动的样子。彩色的图画,像五彩缤纷的梦境。那地名,叫韶山,叫韶山冲。先人睿智,把有的山坳叫做“冲”,一栋房或其它镶嵌在里面,显现大团圆的样子。

 

3,

最早对人对事的意识十分模糊。五岁那年吧,从画报上,广播里,认识了一个人,高高大大的,和蔼可亲,他是全国人民的伟大领袖。

异常清晣地记得,父亲送我报名入学的那一天场景。父亲牵我,送到一个叫五里排的地方,一间简陋的办公室,老师讲,孩子太小,明年来吧。

我躲在父亲背后,怯怯地盯着年轻的女老师。老师白衣白裤,短发笑脸。后来读小说,感觉她像林道静,也许老师有意打扮成林道静吧。我也喜欢林道静。这是后来这么想的。

父亲焦急得好像有些紧张。忙说,她会写五个字啊,五个金光闪闪的字。来,写给老师看看。我知道,父亲要我写的,是当年全国人民心目中念念不忘的五个字,毛主席万岁。

我甩开父亲的手,跑出门去,因为胆怯,因为害羞。父亲立脚牵我回。没办法,在父亲和老师的注目下,我只好乖乖地,努力地紧握铅笔,站在比自己只高了一个脑袋的台子前,掂着脚尖认真地,歪歪扭扭地写了。雪白的纸,跃跃而上的,是一个孩子渴望念书的好奇之心。

那五个字,和伟大领袖的英容笑貌,就这么,从此装进了我年幼的心里。

这里必须说明,必须承认,一生也会记着。我经由伟大领袖的名字引领或召唤,才能够比别的孩子提前一年迈入小学校门。至于五个字的后两字,一个孩子无法理解,或者讲,一个幼童无法理解年轮,岁月对于一个人的生命所包含的全部意义。

 

4,

当年,看电影是件奢侈的事情。每次在厂部的大礼堂,故事片前面一定上演新闻纪录片。看得最多的和记忆犹新的镜头,是伟大领袖接见外宾。只见他,身材魁伟, 天庭饱满,清一色的中山装,和外国友人友好地握手。最喜欢看他的笑容,挥着手的样子。还有整整齐齐的牙,还有下巴上那颗肉痣。回来想,他在北京,在中南海,在祖国的心脏,路途那么遥远,他怎么回家来?他不是在井冈山,在宁冈,在三湾,在龙源口,在草市坳,在塘边住过的么?当时,我弄不清这些地名之间发生过怎样的故事,以及故事的来龙去脉。天真地想象,他应该是我们家乡的人,有一天他会再来的。直到后来长大一些,才从书本从父辈那里知道,我生长的这块土地曾经打过仗,流过他和战友们的血。他们从这里杀出去,直到北京。于是,我和同学上山找烈士。最后找到一块冰冷的,上写着“红军之墓”的无名氏石碑,它藏在山腰的草蓬花丛中。记得那天林道静老师的眼神,对我们的大胆创举表现出万分的惊诧,她似乎不相信这会是真的。

教室黑板的正面墙上,伟大领袖的半身标准像,在时时陪伴我们。我觉得他在注视着我和同学们的举动,上课发言,下课打打闹闹。经常地,我多看他几眼,这么做,也是受老师的影响。林道静老师站在他的像下,讲起课来,特别是讲他的故事,柔声细语,生动有趣。于是,我常在听课期间走神,眼睛盯着老师,心却飞出窗外,飞得老远。

井冈山距离北京多远?北京,在哪里?毛主席,在哪里?

有一年,听说父亲出差北京,我以为他能见到毛主席。以为凡是上北京的人,都能见到毛主席。羡慕父亲能上北京,羡慕得要紧。

还对一张相片,记忆深刻。一群韶山的孩子幸福地围绕在毛主席身边,只见主席系着鲜红的领巾。我想,原来大人也可以是少先队员啊,如果我是那个给他系红领巾的孩子,该多么好。

 

5,

然而,9月9日,一个悲情的下午四点钟,打破了所有的美好。星期六?或者放学早? 要不我怎在家?

只见父亲急切匆匆,气喘嘘嘘,像跑了很长的路。他从外面冲进家门,直奔那台旧式的收音机。打开,转动按纽,选台。然而全是相同的一个声音,从天籁传过来的声音。别吵,别吵,父亲神情慌张,手脚不灵地说。

收音机持续着一首从来没听过的曲子, 哀婉,忧伤,揪心,断肠。简直把人的心给揉碎了,低限得很,幽幽荡荡地回旋开来。男播音员的声音低沉万分,他播,伟大领袖因病治疗无效,在北京逝世,从此与世长辞的话。我的心,“咯噔”一下,似懂非懂,眼神转向父亲。父亲早已泪流满面,唏唏嘘嘘,断断续续。他讲,毛主席,毛主席,他不在了。

他不在了,他不在了么?怎么可能?那怎么办?我以为,天要塌陷了。团团迷雾,迷惑得不能自解。我不明白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每天和我们在一起的伟大领袖,就这么别离?他怎么不回家看看呢?他真的走了不再来?后来播音员到底还讲过什么,我不晓得了。一个十来岁孩子,不可能对关乎“死”字理解深透的。

时间凝固了很多日子。通往厂区的山路,满地白花朵朵。我们把白花别在胸前,发辫,所有人把黑纱戴在左臂。老师讲,不能摘下来,不能的。

后来, 大礼堂设了灵堂,全厂两千多人的泪水泡湿了两千多颗心。人们面对主席像,一个,一个上前默默致哀,深情告别。有女工扑倒在他的像前,哭得死去活来……

 

6,

我真的没想到,事隔18年,我们一家三口可以坐火车去北京。长城,故宫,博物院,可以不记,纪念堂一定要去的。我要瞻仰他,瞻仰那位老人。一生一世的敬爱者。

他安祥,熟睡的样子,躺卧在水晶棺里。

他就是曾经的画报上,银屏中那位笑容可掬的伟人么?

 

7,

瞻仰老房子的队伍向前挪了挪,一股老房子的泥土气息驱散了我的回忆,我的思绪走出梦中。

厅堂,厨房,卧室;牛栏,天井,看起来似曾见过。记得曾经住在乡下的祖父母就有类似的老屋景象。卧室墙面家人的老照片,雕花木床,被絮,厨房的灶台,搁放天井的农什。这些,再普通不过了,寻常农人百姓家都有。

我的脚步轻轻,目光柔软地。我想,那间屋,一个英气逼人的青年,浓眉大眼,长衫布衣。在幽明幽暗的油灯下专注地读书,他的脸膛四方端正,眼神烔烔。他的母亲一袭蓝色粗布头巾,是不是在“伢子,伢子”地催促他早些歇息?

老房子的墙面,斑驳,粗陋。脚下的泥巴地面,被岁月时光的重重脚步打磨得十分光滑和坚硬。也许这栋老房子和别处的老房子一样,散发出来的是遥远的幽然气息。阳光透过窗口洒进来,并不感觉天气的炎热,反而有股清爽的凉意扑面而来。斑驳的光影恍惚着老房子的一些往事,旧梦。导游打开话匣子,蹉跎岁月重新回来,回到老房子。

 

8,

韶山回来,我在找寻关于老房子的资料,可惜太少。我不知道,它具体始建于何年,也就是说,它至今的年轮有多少。我相信,老房子历经过上百年,它收藏的故事,后来人永远讲不完。

离开老房子以后的日子,许多的疼痛和柔情抹也抹不去。

有一个晚上观看主席晚年生活的片断视频记录,他参加他有生之年最后一次全国人大代表会议。会议结束时,台下的掌声持续不断,排山倒海。代表们迟迟不愿离开,他们先要目送主席离席。他们哪知,这时候的老人家, 身体已经进入十分虚弱的状态。镜头里的老人频频挥手致意,只见他下意识地想用力从坐椅上撑起自己站起。这时候画外音讲,主席已经力不从心了……

看得我泪眼婆娑,真想等着代表们散去后,和在场的工作人员一起,上前搀扶他……

                                                                                                        

                                                                                                                      于 2011年11月5日     

                                                                        

 

2011年11月21日  记:

     今天得知,拙字发刊在11月20日井报的"白鹭洲".并列入第二届参赛作品范围.

     这是预料之外的事.我晓得的,没有写好,从投稿之日,一直忐忑.但编辑老师还是让其见报了.内心滋味挺复杂的.

     老师讲,感觉你现在的言语一味地往细的方向写了,不是太合适.

     还说, 让心气境界大起来,文章格局也就大了   

     后一条,.文字中传递的是太静了.

     三条宝贵的意见,经一点拨,明朗起来.标题改得贴切,结尾做了删节.由此文字显得清晰,不累赘.

     我的毛病我懂的,思想放不开,语言平泛,缺乏精炼.这是最大的不足之处.

     将电子版报样存于此,除了对编辑表示谢意,重要的是用以鞭策自己.

 

抹不去的柔情和记忆 - 芳菲 - 芳菲

抹不去的柔情和记忆 - 芳菲 - 芳菲

 

   

    

  评论这张
 
阅读(327)|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