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芳菲

碾磨时光。

 
 
 

日志

 
 

(旧作)最后的老街  

2009-10-31 21:41:17|  分类: 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 

  常常经过一条老街,总有一段难言的滋味涌上心头。盛夏的那个午后,我又来到这条处处冒着热气的老街。我发现,地上到处可见旧砖废瓦,一半是拆下的断墙残壁,另一半已经投入基建,正扩宽着路面。在如火的阳光里,那片片颓垣败瓦和不远处的高楼大厦形成明显的反差。站在老街中心,第一次感受到一种熟悉里面少有的陌生。

  记忆中的老街,有着大大小小的各类店铺和一个熙熙攘攘的菜市场。老街就盘踞在这个城市的曾经最繁华的地带。那时的老街,太吵太闹,太乱太脏。密密麻麻的人流、车流同时拥挤在老街,真有“压破小城城欲倒”之势,不断地刺激着路过老街和在老街居住的每一个人的神经。

  不知道老街走过了多少风雨岁月,终于在某一天,老街像一位风烛残年的老者就要退休了。也不知道具体从那一天开始,老街上走来了一支建筑施工队伍,他们想把历经几个世经甚至还长时间的老街重新打扮一番。老街拆了,拆了就要重新建过。老街上留下的青石板和鹅卵石,让他们彻底翻了个身,路面铺上了牢固的水泥。老街毕竟迎来了适应时代商业化的热潮。重新耸立在老街的高楼及一排排崭新的瓷砖红瓦店面,远看像一桢色彩斑斓的风情画卷,显示出老街经历过的悲欢色彩,同时也展示出另一种本土风貌。

  曾经有人说过,住老街很方便,那是城市的中心,聚集着学校、医院、菜场,一出门就可以看到许多人,不会感到孤独和寂寞。老街有童年的欢笑,青春的初恋;老街有邻里间的相互照料,老妈吆喝吃饭的声音整条街都能听到;在老街可以漫不经心地吃着爆米花闲逛,老街上还有爱唱小曲的老头儿每天来一段“二泉映月”,一天不唱老人家的嗓子就有发痒的感觉,而老街上的人们一天听不到小曲就像丢了什么东西那样的难受。

  午夜时分,再走老街,别有一番意境洒落在心头,那是一种留恋,也是一种赞叹。我总是忍不住回望那里的一盏盏街灯,因为这毕竟是我们永远珍藏在心底的老街,也是我们最后的老街。

 

                                                                     

 

                                                            发表于1996年12月14日井报副刊

 


 

后记: 旧东西出手的时候,需要放大眼睛认真地检查一遍。从旧式的笔记本上找到这个旧的东西,打上电脑后,又不想让它在“我的文档”里沉睡,于是,还是让它在芳苑落落脚,尽管这个旧东西的颜色早已退尽,但是我想,是黑白更好,一目了然,正如其中的文字一样,一个平调,一个水平面,不见波澜,也不见起伏。这也是我当年写东西的最大特色,可能与人的性情有关吧,所以写了一些文字后,老是不得长进的原因也就显而易见了。现在读这样的文字,如同嚼蜡,嘴巴里是分泌不了味道的,那怕是苦、是酸也好啊!可是没有。

 

                                                                                                   2009年10月31日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