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芳菲

碾磨时光。

 
 
 

日志

 
 

最远的旅行  

2009-02-16 22:53:40|  分类: 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小时候最奢望的事,就是有朝一日能够离开家离开学校远走高飞。所以总是翘首以待在假期到来之际,背上书包里的全部秘密悄悄地告诉同学,我可以回老家的,我可以旅行了。

  同学曾经羡慕的目光至今让我耿耿于怀。

  其实回老家的距离不算太远,那是一个上百多公里路程便能触及的地方。老家的亲人叫“祖母”、叫“外公”,祖母和外公早已成为老家的代名词。那个年代,那个叫“里田”的小镇景象时不时在心湖之中婉转着滚热的涟漪,一浪一浪地温馨着每一个祈望的日子。

  小镇的稻田分布在小镇四周。稻谷飘香、满目诱人的日子,沉沉甸甸的金黄色浪花,似一床床厚实的裁剪不一的地毯,绵延在小土坡边。一条不宽不窄的渠道清澈湍急至上而下,灌溉着走向成熟的稻田。还有赣江支流禾河之水歌唱婉转,欢腾着热切地奔流而去。古朴而苍老的店铺一家挨着一家,灰土地面上的灰砖灰瓦兑现着时间的苍桑,三条小街贯通着小镇四面,在一条街头的叫唤也能听清它的音频,那是祖母时常拉着嗓子唤儿回家吃饭的声音。

  我不知道美丽小镇的地名从何意义而来,最早装在心中的情思是对小镇的向往和眷恋。它是一份无意识间的与身俱来的美好情愫。后来我知道我的出生之地就在于此,但是,三两个月的住家经历让我在成长之后,记住了小镇必将是我永远回归的精神沃土。我很幸运,我的父亲、我的母亲选择在小镇上相识、相爱直到结婚,这样我的老家不分地域的远程距离,十分方便理所当然地成了同一地点所在。

  于是,每年暑期和寒假,总会提前在父母耳边喋喋不休地缠着嚷着要回老家。为的是暂时丢弃讨厌的习题和练得手心发红的刻板的生字,打起背囊走出家门。当收获了种种快乐之结果,重新回到同学中间有一个渲染旅行故事的快乐话题。那是我当年在同学面前最值得骄傲自满的一份奢侈。

  那时候,看戏成为小镇夜间唯一的娱乐方式。在古老潮湿的礼堂里,观看演戏拥有一种莫名的快乐。远远地看着几个身着彩衣涂脂抹粉的戏子从幕布后面走出来,穿过窄窄的廊梯径直走到前台。紧接着便有铜锣银镲的声音响起,再接着便是戏子们铿铿锵锵地吊着嗓子呀呀咿咿地唱起来。其实我实在听不懂他们的唱词,嘈杂的声响震耳欲聋。在以后的某个午后,邻家阿姐阿妹像长了翅膀的小鸟聚落在祖母家的厅堂,学着小镇戏院里上演过的一出出古老的古怪的戏曲,装模做样地唱着对台戏。而我和妹妹模仿的笨拙表演总是与众不同。末了,小伙伴她们好奇的目光在问,你们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会讲漂亮的普通话?似乎那些小伙伴的心中疑点也正实了我的无知回答,我告诉她们,我们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那地方的学校表演的戏叫舞蹈。

  记得有一次,除了观看永远听不懂的戏曲之外,我们意外地听到过另一种声音闯进耳朵。后排一对男女在偷偷地交谈。男的说,明天你到我家来吧。女的说,我不,我爸爸不同意。男的又说,那我到你家来。女的回答,不行,我爸爸不喜欢你。声音似乎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当我们摸黑回家的时候,路上的笑音足以划破黑夜的寂静,大家窃窃嘻嘻,原来谈恋爱就是你来我家,我来你家。多没意思!我们都说长大后不谈恋爱,我们去旅行。就这样,青春的懵懂与无知在那一个无名氏冬天的沉沉黑夜中萌动起来。

  如果遇上暑期,炙热的阳光烤得大地冒烟,我和小伙伴们举着长长的竹杆,挎上蔑筐奔向小镇外的密密松林深处,采集松籽当柴禾。太阳老高,仰首举杆捣下松籽,刺得两眼发痛并且汗流浃背。当我们收获胜利的果实满载而归,脸上的笑靥被汗水洗染时,金铃般的笑语欢歌和着轻曼的松涛回旋在茂密的松林,沙沙而起。那时,少年的迹线沿着松林的延绵成长着我们的欢乐和烦恼。我并不知道,年少甜美味儿的青春毫不迟疑地逼近了,并且来得过于迅速和嫩稚,以至于不能等到她的完全成熟和清醒,欢乐就会接踵而至地甩手而去,直到消失和迷散。

  那是最不情愿的事情。每当不情愿地回到父母工作之地,回到学校又要拾起课本阅读,拎起作业本狠做那些没完没了的习题的时候,那每一次最远的幸福旅行,像一头欢快的小鹿常常跑遍了我的思想原野。课堂上看着老师演板的背影,温柔的记忆再一次将散落的花絮串联在一道,云卷云起在小镇的每一处角落。记得有一次课间,我把旅行的故事描绘得锦上添花,陡然唤醒了前排同学的思乡之情。她说,她也想回老家四川。于是我帮她找来全国地图,指着一个红色圆点,我们惊吓得没有当场晕倒,那是上千里的迢迢路程啊。同学说,她出生在江西,一刻也没离开过,父母亲也有十几年没回老家了,老家到底是什么样儿呢?同学满脸的向往和憧憬。

  那时候我想,如果我能送给同学回一次老家的机会,让她也享受旅行的滋味,我会同意赠送给她的,无论用哪一种方式去完成她的心愿。可是凭我当年的能力,怎么能实现呢?

  如今,老家小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黄泥巴路早已被宽畅平整的柏油路代替,并且乡乡村村相通。古朴的店铺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栋栋高楼拔地而起,禾河之水变得清澈透亮。家家用起了液化器灶台,厨房里飘出了阵阵味香,人们的脸上充盈着灿烂的微笑。

  如今,尽管老家的代名词早已作古,尽管离开老家越走越远,尽管常常奔向遥远的千里之外去旅行。但是,我还会做梦,梦见宽畅的公路两旁,一排排法国梧桐呼呼啦啦、风姿招展。于是,我沸腾的思绪常常驻守在回归老家的旅途之中,不能清醒。

 我愿意,我邀请。将那一排排树丛成为我今生今世最远旅行的幸福伴侣。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