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芳菲

碾磨时光。

 
 
 

日志

 
 

笨拙的圈套  

2008-08-15 00:05:00|  分类: 人生况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午十点钟的时候,我正在办公室接听一个工作长途电话。什么时候从门外静悄悄地进来一个人。我惯以职业女性的微笑并点头致意,继续握着听筒。不是我的不礼貌怠慢了来客,是因为那个电话对工作太重要了。陌生男子不请自便地坐在了门旁的木椅里,神色有些异常。

一丝警觉和好奇掠过我的眼睛,因为来者不像本地人。

今天,我穿上了刚买的新衣裙,贴身合体地勾勒出了成熟女性的曲线美体,加上操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如空荡山谷中的泉水一般柔美动听。仅此这些,足以与眼前这位不速之客,这位陌生男子----有些邋蹋的衣着、蓬头垢面的神情、满脸郁积的黑拗皮肤和一圈的络腮胡子,在书柜的玻璃镜面里折射出鲜明的反差。

陌生人的举目显然有些胆怯,说话的声音嗡里嗡气。张口便来标准的、浓厚的北方口音,看上去他的年纪在五十开外。

“小妹,你们这里招收清洁工吗?”

我的眼睛流动着诧异,搁下电话,上下打量着他。

“我们有两位清洁工。”

我开始对陌生来客关切询问了,似乎完全放松了刚才的警惕性,或者说忘记了一句话,叫什么来着?防人之心不可无。

“你是哪里人?”

“河南。”

“到江西来做什么?”

“找工作。”

“跑这么远找工作?这里有熟人吗?”

“没有。我是下岗工人,已经找工作很久了,总是找不到。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全靠我一人撑着。不瞒小妹,我已经两天没吃饭了。”陌生男子说着说着,竟然挤出了叫人同情的几滴眼泪。

这时,我飞快地用心观察,眼前来客四肢健全,身材高大;口齿伶俐,谈吐清楚。莫非陌生男子在耍着花样要行骗?

“找工作去找当地部门解决吧,现在国家富裕了,下岗工人可以再就业、低收入的农民工也有保障。”

我始终保持着职业人特有的矜持和风度,但是,很想早点结束这样无聊的对话,我起身准备送客。

不料,陌生男人突然从鼻孔发出了“呜呼呜呼”的哭泣声,嘴巴喃喃地说道:

“小妹,你、你、你就给我一碗面钱吧,只要三元就行了,我实在太饿了。”

我没见过乞讨者会有这种架式。眼泪往往在这种时候发挥到了它的极大作用,无论是男是女,无论眼泪是真是假,全部交给了善良的女儿----“同情”。我听说,在某些地方,乞讨已经形成一门职业,一家老小外出行讨不足为奇,运气好时,一天下来可以讨得上百元。他们的行讨方法挺有效果,改变在路边等待,以主动出击的方式,正是抓住了大多数人对讨乞的金额小,不计较的特点,以达到他们的成功目的。

尽管我很不情愿地将手伸进坤包,摸索到了几枚硬币,在里面放下又抓起,抓起又放下。我在想,一个高大健全的大男人,既然愿意放下面子,在众人面前敢于开口索取,这区区三元算得了什么?也许他真的没有吃东西了,也许真能解决他的一碗面钱。在整栋十几层大楼几十间办公室,必然有和我一样的人,对乞讨者抱有一定的同情心。有了钱,陌生行讨者完全可以过上短暂的富有生活。

他伸过手来,自然大方地接受着小小的“恩惠”,陌生男子很懂礼貌,他说:“谢谢。”

然后,他头也不回地走向了电梯口。我目送着他的背影,心里想着,来客的行为,能叫行骗吗?

中午,我与财务中心的小宋共进午餐,小宋同样遭遇了今天的这件小事。她告诉我,有一次,三个年轻人在路边故伎重演,编了谎言博得同情后,向她乞讨,每人索要两元饭钱就行了,小宋实在不愿看到他们的可怜模样,于是慷慨解囊。行讨者接过六元钱,转身走到拐角处,三人同时发出了一阵怪兽似的尖笑声。这怪笑,还是被没走多远的小宋听到了。

小宋苦笑着讲完了又一件小事。我问:

“那么今天,你给了吗?”

“能不给吗?他说得很可怜。”

小宋又苦笑了。

我还是笑不起来,那怕是苦笑。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