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芳菲

碾磨时光。

 
 
 

日志

 
 

外乡人吃亏  

2008-03-26 23:48:47|  分类: 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身材魁梧,慈眉善目。操一口浓郁斯文的外乡口音;他一生清贫,本色做人;他一生的职业是“郎中”,医治的病人无数,在当地远近闻名;邻里街坊大人小孩统统叫他“周先生”。

  这年除夕前几日,素以节俭度日的周先生,咬咬牙从集市上买来一只肥鸡,足有三斤三两,以备除夕全家大小饱餐一顿。

 孩子们围着父亲前后左右,高兴地议论着除夕晚餐有关吃鸡的快乐种种。

 大女儿说:“这么大的一只鸡,吃一半留一半吧。”她向来是个懂事的孩子。

 老二说:“爸爸做的鸡汤很好喝吧?”她伸出小舌头舔舔唇,仿佛那美味鸡汤已经溢满口中,灌下了肚。

 小女儿撒娇说:“爸爸,我喜欢吃鸡腿。”

“好,好,好。”

  周先生慈爱地望着三个孩子,欣慰地笑了,尽管她们的身体是那样的瘦弱,一年到头,总算可以让她们高兴高兴了。

   几天来,那只鸡被圈养在一只竹编的笼子里。每次吃饭的时候,大家总忘不了往笼子里喂上几口残食。听着那鸡高傲的打鸣声,孩子们的心里乐开了花。掐着手指头计算着除夕晚餐的到来。

 农历十二月二十九日的那天中午, 门外突然怒气冲冲闯进一人,周先生定神一看,来人正是对门的瑞娌婶。她二话没说,径直走向鸡笼,左看看,右瞧瞧,嘴里振振有词:

“奇怪!奇怪!我家的鸡怎么跑到你家的笼子里了?”

  周先生和孩子们被眼前突如其来的情景,弄得瞠目结舌。还没缓过神,瑞娌婶的手已经伸进了笼子。那只鸡被瑞娌婶抓着“咯咯咯”叫不停,后来听左家邻居文斌叔说,他也听到了。

  眼睁睁地看着瑞娌婶把鸡抓走,几个孩子急得涨红了脸,无息地抬头望着父亲,等着周先生的下文。这时候周先生的脸部表情异常平静,他没有抬头,他没有起身,照常低头吃着碗里的最后几粒米饭。

  瑞娌婶走了,那只鸡也不见了,空空的笼子意味着过年的那份美食美味,那份盼望一年的快乐,在短短的几分钟,随着最后一声鸡鸣飞走了。

  大家沉默了,空气凝固了。十几岁的大女儿再也忍不住了,忽地站起来:

“爸爸,您为什么不说话啊?明明是我们家买来的鸡,她凭什么抓走啊?您为什么不和她理论理论啊?”

 周先生沉默片刻,操着难改的异乡口音,缓缓地说:

“孩子,要记住,与人相处,吃亏是福,以和为贵。我是外乡人,不能为了一点小事和邻居闹矛盾啊。”

孩子们无言以对,似懂非懂。

傍晚时分,不料瑞娌婶又上门了。她手里抱着那只羽翼丰姿的肥鸡,脸上堆起了平日难见的一丝笑意,语气缓和了许多:

“对不起,周先生,我错怪你了。”说着,自动将鸡放回笼子,三步一回头地走了。

  几个孩子你看我,我看你,再看看她们沉默不语的父亲,又看看鸡笼,最后确定家里的肥鸡真的回来了,快乐重新荡漾在她们脸上。

后来得知,瑞娌婶家的鸡是在她家床下找到的。

  这年的年夜饭吃得特别香,这年也过得很踏实。上桌的鸡汤里加入了一份精致的佐料,那就是父亲的叮咛与期许。孩子们在外乡人父亲的羽翼呵护下长大了。

  这是真实的故事,发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乡村小镇的一个普通家庭。那个大女儿是我的母亲,从她那得知,外祖父十九岁随人学医来到本地,后与外祖母成婚,在当地生活了半个世纪有余。他叫周炳山,江西“药都之乡”樟树人。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