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芳菲

碾磨时光。

 
 
 

日志

 
 

(旧作)爱 情 有 痕  

2008-02-23 19:49:01|  分类: 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远远地,总是能看见那盏灯,发出黄黄的浅光。几年来,这盏灯一直装在我心里,从未熄灭过。我暂把它叫做“爱情灯”吧。

“爱情灯”悬挂在屋檐下,因近处没有其它特别的景物衬托,灯光显得有点暗淡,但很亲切别致。有一次走夜路,才发现这盏灯的用途,它照着前边的一大片路,给我一种归家的感觉。我奇怪,夜深了,灯的主人为何不关灯就寝啊?灯在静夜里柔柔地照着,散发出一种无声的气息。这使我有了一种想了解灯后故事的冲动。

这是一栋平房,青砖青瓦,白天经过这里才想起昨夜里似曾到过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地方。想不起来是灯在梦里亮着,还是梦中有灯照着。我喜欢上了这条幽静的小巷,特别是小巷里的这盏灯,灯亮时候眼前一片桔黄罩住了前边的路。

黄昏时辰,不是雨季,我又来了。我想知道灯的主人是个什么样儿,于是轻轻敲响了灯下一扇退了色的红漆门。

开门的是一位白发慈祥的老头儿,我对大爷说,我想知道灯的故事,能进门坐坐吗?闻声而出又一位衣着整洁的老奶奶。两位老人给我一种重归故里的亲情般的感觉。

其实,有关灯的故事很普通。大爷告诉我,他的老伴叫“亮妹子”,和这盏灯一样装在他心里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从亮妹奶奶做新娘嫁过来开始,夜里的灯就一直亮着。亮妹奶奶凑过身来也说,让灯亮着心里就踏实,夜归的人不会摔跤。我钦佩地看着亮妹奶奶,发觉她的眼神直直地发出亮光,射向我的心里,而她的脸上却荡漾着幸福和满足的笑容。

大爷说,我们已过金婚年啦!但一直没有生育过属于自已的孩子。亮妹奶奶天生眼瞎,不知道“光”是什么东西,她常常要求大爷想办法让她摸摸“光”,于是大爷特别为亮妹奶奶买来一只大灯泡,让她天天可以摸着“光”。年轻时的亮妹奶奶就知道了“光”是一个圆圆的球,她在没有光明的世界里感受着自已的光明世界。

亮妹奶奶说,整条巷子里的孩子都是她的孩子,她喜欢听孩子们去上学时路过小巷里的脚步声、歌声、笑声、吵闹声,喜欢听孩子们说“奶奶早”。有一天一个夜读的孩子回家晚了,在小巷里不慎拌了一块石头摔伤了脚,亮妹奶奶就急急忙忙从抽屉里摸出大灯泡捧在手里举起来,对着夜行的每串脚步说“光来了,光来了。”

从此,小平房门前的灯在每个夜里就这么一直亮着,春夏秋冬,从未熄灭。年轮过去了多少圈没有人记得,只是那盏灯在年复一年的岁月里永不熄灭。

 


 

这是十几年前写的散文,现在看来文字很嫩,当年发表在省级一本非常畅销的杂志上,收到稿费一百多元。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